国际社会批评美国的“甩锅”行径

2020-05-15 作者:周璐铭 来源:极速快3-快三娱乐平台

国际社会批评美国的“甩锅”行径

  当前,美国成为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疫情最严重的国家,需要集中力量全力应对,然而美国部分政要和媒体却把失败的责任“甩锅”中国:什么“中国是病毒源头”“中国隐瞒疫情”“中国误导世界卫生组织”等谎言相继出笼,并以这些荒谬无比的理由,策划和发起对中国追责索赔的滥诉,试图愚弄世界、颠倒黑白。对此,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有识之士纷纷主动站出来,强烈谴责这些毫无科学根据、毫无事实逻辑的推责诿过的言行,呼吁美国政客停止攻击,正视问题,回归到与国际社会共同合作对抗疫情的正确道路上来。

  美国政客甩锅套路之一:“中国是新冠病毒的源头”。事实胜于雄辩。近日有很多有关国家最早感染病例发现时间提前的报道。比如法国本土首个确诊病例时间提前到了去年12月,而且是由本地未知来源病毒引发,跟中国输入的病例不同。瑞典公共卫生局流行病首席专家称瑞典可能11月份就已经出现了感染者。美国新泽西州埃塞克斯县贝尔维尔市市长也表示去年11月他就已经感染。美国佛罗里达州1月份已经出现确诊患者,而且感染的171人当中没有一人曾前往中国…… 大量美欧媒体、专家学者都认为,污名化做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只会助长排外与种族主义、阻碍国际抗疫合作。医学专家直言,当今之际,不去救人,反而纠缠病毒起源,无异于“谋杀”。世卫组织发言人法德拉·沙伊卜表示,应该警惕“虚假信息大流行”,反对有关新冠病毒来源的谬论和阴谋论。当前各方的共同焦点应该是事实而非恐惧。联合国特别报告员滕达伊·阿丘梅表示,“这种把特定疾病与某个国家或民族相联系的仇外表达是不负责任和令人不安的”。27名国际知名科学家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声明强调,阴谋论除了制造恐慌、谣言、偏见,损害全球共同抗击该疾病的工作外,别无它用。“我们应当支持世界卫生组织的呼吁:促进科学的论证和团结,而非误传和猜想。”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主席吉姆·奥尼尔以《指责中国是一个危险的注意力转移策略》为题撰文:“对许多政府而言,污名化中国似乎是一种转移民众注意力以掩盖本国抗疫准备不足的策略”,“当下,全球头等大事理应是对疫情引发的健康以及经济双重危机做出全面协调应对,这种指责的闹剧不仅于事无补,更蕴藏危机”。《今日美国》网站援引斯坦福大学一名学者的话指出:“将中国与病毒联系起来暗含了一种深刻的种族歧视。传染病没有地域限制、没有护照、不是公民、不会说某种语言——艾滋病首先在美国被发现,也并没有被称为‘美国艾滋病’。”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撰文指出,美国一些政客改变对病毒的称呼就发生在股市暴跌、外界严厉批评美政府应对疫情迟缓之后不久。这显然是在试图通过诋毁他国来转嫁责任。美国沃克斯新闻网指出,“医疗卫生专家早就提出,应避免在命名时把病毒与个人或国家联系在一起。将新冠病毒同中国相联系,符合美国将问题责任推给外界的一贯做法”。美国《福布斯》杂志网站指出,“恐惧和谣言只会破坏全球合作,只有我们停止这种出于政治目的的指责,才能真正把人们的视线聚集到目前更重要的任务上——共同抗击疫情”。日本《日经亚洲评论》杂志网站刊文对美国的“甩锅”行径直言不讳:美国政府多次使用污名化中国的称谓,目的是转移国内视线。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公开发声:“这是紧急公共卫生事件,不是国籍问题,更不是种族问题。”柬埔寨首相洪森强调,病毒是全人类的公敌,“现在不是指责和推卸责任的时候”。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指出,“疫情提醒我们,没有哪个人或哪个国家是一座孤岛。切忌盲目恐慌,更不能陷入种族主义成见”。埃及前总理埃萨姆·谢拉夫表示,“将疫情政治化是开历史倒车”。4月2日,中国共产党同100多个国家的230多个政党就加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国际合作发出共同呼吁——“我们呼吁本着科学的态度就防治措施和病毒溯源等开展专业性论证,反对将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坚决抵制借疫情对他国搞污名化,坚决抵制歧视任何国家、地区和族群的言论和做法”。归根结底,美国政客们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无非是企图把中国放在被告席上,迫不及待地搞“有罪推定式”的“国际调查”,进行所谓“追责”和“索赔”。

  美国政客甩锅套路之二:“中国不透明、延误导致疫情扩散”。来自国际组织和各国领导人、科技界、医学界基于事实形成的普遍共识表明,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斗争中,中国付出的努力之艰巨、反应之迅速、成效之显著、对全球公共卫生事业贡献之无私,国际社会已有公论。美国自己在抗击疫情面前进退失据,一再错失良机,他们糊弄不了自己的人民,国际社会更是看得真真切切。

  美国疾控中心近日发布的报告已经明确指出,“检测规模有限导致隐性传播等问题促使美国疫情在2、3月份加速蔓延”。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表示:“让我感到困扰的是将它(疫情)政治化、推诿责任和横加指责”,“我们在指责中国的同时还依赖他们生产的口罩”。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表示,“如果在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政府就采取措施,本可以挽救更多人的生命”。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直言,“从一开始,中国就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就像任何有病毒出现的国家一样”,“令人难过的是美国本可以做得很好,但恰恰是它应对得最为糟糕”。法国高级卫生管理局前主席让·吕克·哈卢梭接受采访时称:中国应对疫情扩散的一整套方法是所有国家的典范,质疑中国临床试验结果的陈词滥调必须被扫除。《纽约时报》指出,在美国,对疫情的反应在很大程度上“被政治算计所掩盖”,“但美国政府不愿面对自己的失败,不是纠正自己的错误,反而通过煽动对外国威胁的恐惧,以掩盖其应对疫情工作的灾难性失败”。美国《大西洋月刊》网站发表文章称,“白宫没有在疫情初期采取强有力的防控措施,这是当前美国疫情大暴发的最主要原因”。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称,谣言肆虐反映了人们对未知病毒的恐惧。“将中国与病毒相联系的做法,进一步利用了某些人对中国的偏见。一旦有政治性目的的阴谋论被揭穿,人们对政府和专家的不信任感会进一步加剧。”德国《莱茵邮报》报道,德国联邦政府表示,“根据德国联邦政府所掌握的信息,并未显示中国故意隐瞒数据”,因此不会指责中国。新加坡《海峡时报》网站刊发评论指出:“美国领导人玩责备游戏,只会让更多人的生命陷入危险。”对这个问题,医学界等专家更是一针见血:5月4日,顶级学术期刊《自然》刊发了中美英多国科研团队的研究成果,指出如果不是中国实施了强有力的非药物干预“组合拳”,中国的病例将增加67倍。《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指出:在世卫组织宣布紧急状态之后依然不作为,是会员国的责任,而不是中国的过错,世界应该感谢中国的警告和抗疫努力。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表示,美国政府在疫情问题上对中国“甩锅”毫无根据和逻辑,并且造成了严重后果。他认为,美国政府将中国视为美国问题的源头是麦卡锡主义的重现,是个大谎言。他还质问:“你们已经够了,你们难道没有一点羞耻心吗?”可谓道出了世界上所有有正义感的人的心声。

  “疾在腠理,不治恐深。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美国不断攀升的病亡数字,就是这些政客只“甩锅”、不行动的恶果。

  美国政客甩锅套路之三:“中国应对全球疫情负责并赔偿”。“中国赔偿论”是显而易见的政治讹诈,公然以霸权践踏他国主权、破坏国际法治,既滑出了道义的底线,也偏离了人性的轨道。

  事实证明,中国的防疫抗疫与美国疫情大规模暴发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国际社会纷纷认为“索赔论”无理无耻至极,毫无根据,不可接受。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坚决反对借疫情指责中国。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指出:“当我们听到有关中国应该为这一传染病的出现和因没有及时告知而赔偿所有人的议论时,感觉毛骨悚然。”捷克总统泽曼表示:“如果因为新冠病毒疫情最早在中国暴发就向中国索赔,那么疯牛病从英国传播出去,我们应该向英国索赔;埃博拉病毒起源于非洲,我们应该向非洲国家索赔。”以色列驻华大使何泽伟在《耶路撒冷邮报》发文认为,“仅仅因疫情在中国暴发就让中国承担责任是非常不公平的。中国抗击疫情的行动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战争”,“如果中国没有阻止住病毒传播,那么现在世界的情况会更糟糕。他们在前线作战,他们不仅在为中国而战,他们想减少病毒的传播”。5月11日,尼日利亚资深媒体人马霍在尼日利亚当地媒体《每日突发新闻》发表文章强调,“尼前教育部长、世界银行副总裁埃泽克维斯利向中国索赔的主张不论在法律还是道德层面,都难以得到支持”,“埃泽克维斯利喜欢给自己穿上非洲卫道士的外衣,其实她是不折不扣的西方利益维护者”。前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马凯硕指出,“美国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巨大损失,有人说过美国应该赔偿吗?”美国国务院前国际法顾问基梅纳·凯特纳说:“任何对外国主权豁免法有点实际工作知识的专业人士,只要看一眼这些诉讼的标题,就会立即发现美国法院没有管辖权基础。”美国乔治敦大学法学教授大卫·斯图尔特深感忧心:“所有那些起诉中国的人都应该反思,等等,我们会被起诉吗?”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国际安全学者奥德尔指出,以参议员科顿、霍利为首的部分人士,近期频频炒作“中国赔偿论”,这些指控并无证据支撑,反而美国政府早期忽视疫情、应对不力的事实有目共睹,“按照科顿等人的逻辑,故意淡化疫情、分享不实医疗信息及传播错误疫情来源理论的美国官员,包括总统、副总统,应该先被中方列入制裁名单”。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主任凯瑞·布朗指出,抛出“追责索赔”无稽之谈的亨利·杰克逊学会“是个出了名的右翼组织,特别热衷于攻击”,“以其为代表的英国一些右翼学者,出于政治私利和意识形态偏见,陷入了动辄要求‘赔款’的‘炮舰外交’迷思。他们也许忘了,当今世界,‘丛林法则’早已让位于国际公义,‘日不落帝国’也早已玩不动当年那套旧把戏了!”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疫情当下,中国绝对不亏欠世界任何东西,现在最需要的是各国开展有效合作应对疫情,维持合作性的世界秩序”。俄罗斯科学院通讯院士,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副院长维克多·拉林深刻指出,西方国家一些人要起诉中国政府,“他们的这一行为尽管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但看起来很愚蠢,显示了这些人的无能”,“如果要通过诉讼来追责,我觉得倒是控诉美国的时候了”,“美国一些人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令美国无法维系其现有国际地位,因此要不惜一切手段予以阻挠”。俄罗斯经济学家伊万·达尼洛夫直言不讳批评部分美国政客的甩锅行为,他认为“美国、英国等西方国家借口新冠病毒向中国索要巨额赔偿的行为是十分荒谬的……把自身错误归咎于外部的做法,是美国(和一些其他国家)惯用的政治策略”。美国芝加哥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授汤姆·金斯伯格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一项名为主权豁免的法律原则为外国政府提供了广泛的保护,使其免受美国法院的起诉。金斯伯格教授认为最近一系列针对中国的诉讼是面临11月大选的共和党领导人的一种政治目的,“我们看到很多政治右翼人士关注中国问题,以掩盖美国政府自身的错误”。可见,在国际社会对中国抗疫的贡献早已有公论的前提下,还对中国上演追责索赔的闹剧,结局就是失道寡助,自取其辱。

  “甩锅中国”的背后是别有用心的政治图谋,反映的是些人通过转移民众注意力来追逐自身狭隘政治利益的企图。在他们的操作中,中国必须是错的。因此,最需要曝光、最需要透明的恰恰是这些政客 “逢中必反”背后的政治图谋。这些蛮横无理、诿过推责、破坏国际规则的恶劣行径,既吓不走病毒,也骗不了国际社会,更改变不了世界对中国贡献的公认。

标签 -
网站编辑 - 唐淑楠
评论 登录新浪微博 @求是 发表评论。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